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主旨发言

金中夏:宏观经济风险大体可控

大家早上好。今天非常荣幸有这么一个机会跟各位专家、高手在一起就一些重要问题交换意见。我们这个部分主题是关于金融改革,我想我们几个专家有分工,我主要谈谈对宏观经济形势的看法。

首先目前中国宏观经济呈现稳定发展的势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了7.7%。具体而言我们看的第三季度以来制造业呈现的起稳、持续回升的态势。9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51.1%,已经是连续三个月回升,表明制造业经济继续稳中有升。另外从一些抽样调查可以看出企业信息不断增强,主要表现在不少企业积极的准备增加生产,加大采购的力度,从而拉动了原材料购进价格进一步的上涨。中小企业一些手持定单在一些地区行业明显的增加。从经济不同的部门来看,拉动经济的三架马车也是出现起稳增长的迹象,一个消费需求稳固增长,从3月份以来总体呈现了逐月回升的走势。1—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2.9%,创下今年以来的新高。投资需求也呈现了稳中有升的态势,今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曾经是逐月回落的走势,但是进入三季度以来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整体逐步起稳,并且有所回升。

具体来说,今年上半年主要靠基础设施的投资拉动整体投资的增长。而房地产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基本上是增速逐渐的下滑。但是到8月份以来到9月份制造业投资已经是出现回升,成为影响和拉动整个投资增速回升的重要的因素。制造业利润情况也有所好转,从而带动了制造业企业增加投资的行为在逐渐的增多。外部需求来看逐渐的回暖,带动出口增速加快,上半年我国外贸出口增速曾经是呈现的总体下降态势。但是三季度以来出口触底回升态势逐步显现,78月份实现了比较快的增长,到9月份增速有所回落,出现了负0.3的同比增长。但是这个你仔细分析可能有去年高基数的效应,另外今年中秋节也是在九月份,去年在十月份,因此把这些因素剔除了以后今年9月份出口增长还是比较健康的。

从通胀压力看,9月份以后也随着经济的回升出现了上行趋势,9月份CPI同比上涨3.1%,而上游的价格9月份PPI同比下降了1.3%,延续了PPI通货紧缩的趋势,但是应该看到这个降幅进一步的收窄。从环比数字看,PPI8月份环比已经是由负转正,9月份环比上涨了0.2%,保持了上涨的趋势。因此显示市场的需求整体来说趋于活跃,宏观经济稳中有升趋势逐渐明显。

回顾起来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速减慢的时候国内外都对中国经济所谓的着落有很多担心。我们中央政府基于对中国经济一个判断,就是决定没有采取大规模的刺激政策,而是更多的依靠经济自身一种调节的力量。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也是非常有定力。今年下半年从目前形势看GDP的增长肯定是要比上半年好,因此从全年GDP增长来说实现7.5%增长应该说已经不是一个悬念。现在,特别是最后一个季度主要问题焦点已经不是说怎么样才能保住7.5%的增长,而是说怎么样避免一个过于大的过度的反弹。为什么这样说?着是我自己的分析,是这样的因为我觉得中国经济目前正处于阶段调整的时期。这个时期对经济增速不宜太快。中国经济增长率已经从过去十年一个高速增长区间它的潜在增长率已经下降到一个中速增长区间,这种情况下也不宜人为地把经济增速拔高。

还有一些因素也是值得我们重视的,因为随着我国经济形势的好转。另外美国QE它的退出被推迟,国际资本流入中国压力又重新显现,我们面对的输入性流动性增多,和输入性通胀压力又增大,到9月末MR同比增长14.2%,社会融资总量达到了13.96万亿人民币,同比多增了2.24万亿人民币,信贷扩张动力仍然比较强。因此展望第四季度很可能财政政策应该是一个继续,财政货币政策继续把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我们观察到9月份财政收支是大体平衡是略有盈余。财政政策实际9月份更像一个中性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下半年根据上面分析很可能保持中性,如果面临的流动性,输入流动性增大情况还可能是中性偏紧。着是第一个主要的讲的宏观经济形势的看法。

第二,讲一下对于宏观经济形势风险的看法。大家目前讨论的宏观经济主要的风险包括房地产价格上涨比较快,特别最近几个月像北京、上海上涨比较明显,大家担心房地产泡沫破裂。另外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负债规模比较大。还有一个企业的杠杆率比较高。这些我认为需要我们高度的关注,但是同时我认为对这些问题也要综合全面看,存在很多风险可以控制的因素和迹象。比如我观察房地产价格,它虽然在北京、上海大城市增长比较快,但是在二三线城市房价基本稳定,而且二三线城市看它的房价,他的水平相对于当地居民收入来说,这个房价收入比也是正常的。既使是你计算现在的农民工家庭,如果一家三口两个人工作,如果他们在县城买房你发现这个房价收入比都是在10以下,并不高。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他们负债相对比较高,但是应该看到中国的城市华会不断进展,很多市政府他们的收入在未来也会随之不断增高。他们的风险从这个意义也是可以得到控制。

我们经常谈中国的M2GDP比例已经超过200%,这个我认为,另外还有一个比例就是总杠杆对GDP的比例也是根据很多的研究,这个总杠杆包括政府部门的,企业的,还有家庭的,总的杠杆现在已经超过200%,到210%230%,不同研究有不同的结果。但是我认为你如果比较这个M2GDP比例和总杠杆对于GDP比例会发现中国每一块钱M2所产生的负债,或着这个杠杆其实并不高。刚才说总杠杆在国外,在美国300%,日本400%以上。在中国只有200%,应该说还是完全可控,特别考虑到中国高储蓄率,中国基本从刚才格局看用自己的储蓄投资,而中国储蓄在全世界最高。另外中国还出现了一些经济结构得到调整的迹象,譬如说从贷款结构来看你会发现在那些产能过剩行业,譬如钢铁、建材,这些行业贷款余额在减少,不是说贷款新增量减少,而是贷款余额减少。而一些战略性新兴产业,譬如节能环保、新能源产业贷款余额增多。因此实际从贷款结构看,也可以看出这个结构调整在进行,结构得到一些改善,而且一些相应风险也在随之降低。

最后谈谈对美国QE退出对中国经济潜在的影响。这个问题我觉得首先看中国面临的国际收支这样一个调节的形势。中国国际收支目前面临形势是在经常账户存在一种结构性的顺差,这个顺差不是很大,它其实对中国现在而言是正常的。因为中国现在储蓄率很高,投资率既使是再高也很难差过目前储蓄率50%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要维持,实现中国国际收支平衡就不能只看经常账户,要和资本账户和经常账户平衡,这个情况下经常账户应该有适当资本流出,中国资本应该走出去。但是这种走出去,这种更好的广义的国际收支平衡在非常低的国际利率水平下是很难实现的。因此,如果国际利率水平有所提高,是非常有利于中国实现更多资金走出去,从而实现一个更好的国际收支平衡,乃至更好宏观经济的管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美联储QE的退出,我个人角度而言是值得期待,而且值得欢迎的。我的发言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