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夜话2

黄晓捷:投资的本质

我想分享一下我自己对投资的基本理解。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有什么机会,我觉得这个挺可笑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是不变的。就好像前段时间大家讨论自贸区,我真的没有看出自贸区有什么任何实际的意义,我也不相信。我觉得投资这件事情,其实不需要看什么政策,你只要有哲学的方法论,你读历史,你理解社会趋势,你理解人性,我觉得你投资的都不会特别差。我今天跟大家讲的,我自己理解的道理,什么是投资,怎么把投资弄好。

   我理解,这个定义是我自己做的,我觉得投资是人类参与的对未来交换价值的竞赛。什么概念呢?你今天投资就是想未来换到更多的东西,比如说馒头。我现在的钱比如说可以买100个馒头,过了10年我换来了1000个馒头,而你只换来了80个馒头,那你就是失败了。是对未来交换价值的竞赛。谁最后交换的价值多,谁就是成功了。成功的投资有两个要素。第一个你要占有稀缺的东西,最好这个东西还能够生生不息,或者是你理解是一个会下蛋的鸡,这个就是你要去寻找的东西。如果是寻求这个定义的话,人民币就肯定不稀缺的,因为人民币是很多的。短期是稀缺,但是对于你和政府在博弈的时候,它的是无穷大的,所以它是不稀缺的。

   我理解第一,黄金是相对稀缺的,但是黄金虽然比较稀缺,因为政府是制造不出黄金的,他靠矿工。但是黄金是一个不下蛋的鸡,所以它还不是一个最好的投资品。我理解黄金是一个跑路品。因为你在跑路的时候,一公斤有10万块钱,你去印出来,但是1公斤黄金现在是8万,而且体积还小一点。所以跑路的时候你好带,但是太多的话我觉得价值也不大。因为你搞几吨黄金在家里也背不走,价值也不大。从黄金的投资我觉得可以了,如果是长的历史周期研究,其实黄金不是一个合理的投资品。我自己做过150年的数据研究,我发现它是一个很失败的投资产品,所以我把它认为是跑路,不会认为是投资。

   第二个比黄金更稀缺的是什么?是城市的土地。在过去500年的人类历史上,很少有城市的土地最后亏钱了。过去500年的人类历史上。我给大家举一个极端的例子。伊拉克的首都巴格达,你在萨达姆上台之前买了这地方的地,然后萨达姆被杀头,然后战乱,这个是最残酷的地方,天天汽车爆炸,自杀事件。但是你坚持到今天,你必然赚了。我想我运气再差,也不应该会去买到这种地,所以通常来讲是赚钱的。因为人类在过去的2000年历史中,就是从分散走向集中的过程,而走向集中的过程中,最稀缺的就是什么?就是城市土地。政府是生不出来更多的土地的,当然也有其他的情况,比如说1949年,这种事情也是很少发生的,所以一般的问题我觉得不是特别大,我强调是城市的土地,不是说简单的土地。

   比土地更稀缺的是什么?是人才。这世界什么稀缺?是人才。因为人的这种生生不息的创造性和组织能力是很可贵的。这种东西是很少的。有组织能力和创造能力的人很少,如果你能找到这样的人,去分他的钱,你就发了。美国在一个月前,有一个把个人上市的,就是我把我个人上市了,你就买我未来的市值,当然中国现在个人还不能上市,你买他的企业,间接再转化为钱。

   我所理解的,投资最重要的就是人。如果你一定要去顺序的话,第一项是花在你自己的身上,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个人最值得你去信任的,就是你自己,他永远不会背叛你。我有两个朋友,夫妻两个,媳妇就牺牲自己,为她老公。我就劝他,你这个媳妇是愚蠢。因为她的结果就是,如果对方责任感不强,可能就离婚,如果是对方责任感强一点,顾点面子,就是感情破灭,就是这两个道理。因为你自己人为地制造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和鸿沟,投资的第一项永远是投自己,牺牲你去成全你的另一半一定是及其愚蠢的行为。

   第二个子女,就是多生孩子,早生、多生。在这个世界上,妻子是可以有好多个的,因为可以离婚,丈夫也会有好多个的,会离婚。但大多数人只有一个。但是一个小朋友他只有一个爸爸妈妈,这是不会变的,这是确定的。所以多生孩子,培养好,首先是数量,第二个是质量。

   第三,是家人和朋友。你要把你的钱放在哪里最安全呢?放到别人的口袋最安全。我经常跟人家开玩笑说,我就算一无所有,我在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我都可以活得很好,因为我在每个地方有很多的朋友,都可以给我买单。不用掏钱。所以你把你的钱放在你的家人和朋友那边你最安全。

   如果是你那个时候还有钱,还有精力,你还可以做一件事情,我觉得这个是世界上比较明显的,就是官员和企业家,这两个是有创造价值的,你可以投。但是官员这个事情是非法的,同时你不可能大规模的做,你把全中国的省委书记都投了,这个是不可能的。我不建议大家做。大家有一件事情是合法的,可以打规模的做的,就是企业家,我理解的,企业家是唯一的,可以合法的,大规模购买的人,因为你可以买他的股票。就好象我,在07年的时候,最早给我们投钱的人赚了100倍,你能找到这样的人,你一定能赚到很多的钱。

   我的演讲结束,谢谢!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