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夜话2

莫泰山:把握转型期的投资机会

今天我大概讲三个点:第一个就是强调一下我们现在面临的转型也好,去产能也好的一个挑战。第二个讲一讲在这种背景下的投资机会,大概讲一讲我们认为现行的应该来怎么把握这个投资机会。第三点讲一讲对改革红利的认识。

   第一点的话转型的已经讲了很多,我们就不展开讲了。举一个例子,这里头的第三个,同样也是转型,一家企业的转型,我们看苏宁电器转型的困难的程度。苏宁企业是大家熟悉的一个公司。上市以来,多年高速增长上,拥有了一个很优秀的管理层。上市以来,从一家中小板的企业,成为了一家成长型的蓝筹企业,过去非常成功。但是从去年开始主动谋求转型,从一个纯粹线下的零售商,现在是变成了一个线上线下的一个互动,现在时髦词叫O2O,这么一个苏宁云商。尽管说刚宣布转型的时候,很多人都愿意相信它可以成功的,因为它过去有很成功的经历,也有很优秀的管理层,既使是这样,在这么一家优秀的公司,说要转型的时候,资本市场给它转型的不确定性,打了很大的折价。股价从12块钱跌到了6块钱,最低是今年启动的时候是4.9块多。当然今年开始有转型的预期,还是不错的,还是个很好的上涨。在昨天公布的三季报,这个公司预期转型以后,从盈利的角度还是不够理想的,因为属于上市以来,第一次实现单季度的亏损,三季度亏了一个亿。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什么呢?我们一说到转型,转型一定是涉及面广,需要很多的时间,而且要负很大的代价,才能把转型转成功。一家企业就是这样子,如果我们中国这么庞大的经营体需要成功转型的话,我们需要更长的时间,更多的耐心,付出更大的代价。

其实我们的资本市场,在过去的6年里,从07年的高点以来,到这个的大幅下跌,把它归结为是一个牛市结束以后一个牛型的循环。从后面的经济的背景,就是两个大的背景。我们自07年以后,08年、09年我们是面临一个很大的转型的压力,转型的过程中,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来,指数是下跌的,两家公司的股价的图也拿出来了,我们看出来一家是重化工业,另外一个是出口。而且我们提到转型的时候,把我们过去做得最成功的东西给抛弃掉,我们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所以过去的6年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转型从今天才开始,我们付了6年的代价。

   但是就是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转型的时候机会怎么去找?有两个思路,第一个思路,如果是图看不清楚的,大家可以去做一个比较,有一些国家在面临我们类似这个情况下,或者是差不多时期的时候,什么样的行业会更有潜力,或者是发展更好一点,可能能给我们一定的启示,这个是第一个思路。所以我们看日本,他们在发生转型期的时候,都表现出来了,同期消费、医疗等等行业是表现非常突出的。具体在PPT上有,我就不念了。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思路,按照一个思维发展的基本规律,我们去推一下,转型是要形成一个突破,形成突破的正常情况下,是影响会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向去突破,不会沿着阻力最大的方向去突破的,这个是不符合资本市场的发展规律。所以突破的话往往是在一个新兴的产业或者是新兴的领域。这样的话你突破起来会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比如说我们今年政府提出来的,要搞信息消费,这个应该是阻力比较小的领域,因为这里头没有旧的利益,没有旧的垄断利益,同时这个又是共同创造需求的产业,所以这个产业也是会比较容易的,在我们面临转型的情况下比较容易发展起来。我觉得这两个思路,都是未来值得我们去寻求的方向。

   从做国际比较,我们还看一些数据。我们比一下我们现在的情况和我们国际水平的情况。因为我们未来的发展肯定是要朝着国际平均水平靠拢的。我们看哪些行业现在是比国际的平均水平是高的,哪些行业是现在比国际平均水平要低的。我们认为占比偏高的,或者是过高的行业面临着比较大的调整压力,占比偏低的行业面临着未来比较大的发展潜力,占比偏高的,比如说金融、工业、能源都是占比比较偏高的,占比偏低的是消费、信息、医疗保健等等这些是占比比较低的,我们认为未来它的发展的潜力是比较高的。

   要说经济转型中的投资机会,有几个要点,简单做一个总结,一个转型还没有完成,第二个产能去化也没有完成,第三个短期经济是比较平稳的,第四个市场的风险应该是释放比较多,我们释放了比6年了,应该说是没有太大的风险,但是也没有一个系统的机会。机会从哪来,就是从我们刚才的这些行业的方向去找,我们可以大概找出未来我们比较多的投资机会。这个是我想讲的第二点。

   最后一点讲一讲改革的红利,因为我看会议的通知上一要谈一谈改革,所以就是简单的谈一谈,大家也知道了,三中全会要开了,三中全会要讲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有11月9号的时候,才能真正的见到庐山真面目。我有一个感觉,就是一开始对三中全会可能抱的希望比较小,但是随着近期的总体报告的发布,我们的俞正声主席也讲了话,力度很大,大家的期待在提高。同时又开始有一种应用,中国现在不是真正怎么说的问题,就是说是怎么做的问题,就是要看政府有没有执行力,这个我也是抱有信心的。其实这个是上海在有一段时间所做的事情。

   举一个例子大家都知道,就是我们的禁酒令。一开始发布的时候,大家还不以为然的,就认为这个事一个月左右就过去了,一个月以后,发现部队军官有8个人被处罚,完了以后,茅台的股价开始有反应了。所以我们现在看看茅台的估价我们大概能看到新一届政府的执行力怎么样,执行力还是非常不错的。所以我们宁愿相信它有比较好的执行力。包括我们习总和李总分别有两个场合,习总书记是谈保障房,李克强总理是谈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这两个其实是有关联的,因为在6月份的时候,政治局会议上定过一个调子,有三句话叫做宏观稳住,微观放活,社会托底,我觉得半年来他们做的这些事,是离不开这些。就是这两个事,其中之一的是保障房,还有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所以我认为它不但有纲领,而且也是非常有执行力。

   最后一个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改革保有期待的情况,市场的机会哪来?我认为改革是以短痛来换长痛,其实我们改革推进越快,我们的问题会暴露的越快,了短期会更痛一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既要对改革的长期畅销抱有充分的信息,充分的期待,也不得不对我们在短期内所要付出的代价所要应对的不确定性做好充分的准备。

   我就讲这么多,谢谢!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