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夜话1

赵晓轮:金融市场化

今天我稍微谈点金融市场化的问题。在座的都是学金融的,我也是学金融的,长期干金融的。现在换一个角度,今天我希望能用我在商场上的一些感悟,看看现在的实体经济对市场的变化,利率市场化包括经济的准入,条理化和市场化是多重要。

   首先金融市场化这个话题太大了,金融是一个不定的产业,但是这个产业我们要和做工业、做其他的商业要有差异。因为它跟国有经济当中的其他的领域,就是瓜葛太深,观点非常明确。金融到现在的市场化改革,就是从社会经济这个角度来说,非常明显的,一个是利率市场化,第二个是金融的准入问题,第三个是资本的国际流动,就是人民币可自由兑换问题。但我们从20、30年看到了,最后这三个问题的改革,可已经都不简单是经济改革了,已经涉及到了社会、经济,甚至是政治领域当中一些深层次的改革。但是我相信中国人的智慧,就像社会主义国家在其他的国家都有很多的感觉,向市场经济过渡。中国人有很强的包容能力,或者是自我修复能力。我也相信,特别是最近这10多年,有很多我们当年不能解决的问题,现在逐步能够解决了。

   我觉得有一个观点,社会主义国家的整体改革,还是一个传统的话题,那就是公平和效率的问题。大家看到了,全世界的社会制度,有各类各样,但是大的方面,我觉得可以这样划分,就是说美国有民族体制,非常完美解决了公平效益问题,中国用金钱,用传统的中国文化,也能适当解决公平效益的问题。金融的市场化在的商业领域竞争是非常公平的。无论现在中国的改革,金融都创造了一种公平社会。公平社会现阶段最突出的第一个是机会都是均等的。第二个是说从过去的30年的改革当中,我们这些人刚好经历了在国有企业里,从民营企业里天天谈论复苏的话题。

   在30年中国人有自己依靠传统文化,还包括我们自己对市场经济的理解,总的来说是非常平稳,并且也创造了世界经济奇迹。现在中国的经济规模是世界第二大,像今年的进出总额能够达到4万亿美金,应该是说明显超过美国了。但是走到现在多年,把效率作为优先考虑,让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矛盾堆积到现在,特别是怎么的经济利益,经济利益当中最敏感的金融领域,到现在不讲究公平,现在社会要继续发展已经是非常困难。所以说大家经常说到,我们无论是商人、官员、老百姓都在分享国家30年的高速成长所带来的成果与成功,但是也在忍受目前社会极大的不公平。无论是对富人、对穷人、对官员、对学者,都存在很多的不公平。

   今天我们主要的话题是看金融的市场化问题,我不准备打开我的演讲稿,因为这个稿我看到了有很多的外部的。因为我现在在做实体经济。这个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想谈谈最典型的,目前的国有企业在利用金融的市场化,加速了很多行业的垄断。这一点,金融行业特别是银行,大家看到了,在许多的会上,在许多的专题当中,包括我到台湾,很多人在海外发言也讲了这个问题。国有企业,银行不仅仅是自身在寻找实体经济,但是同时国家也在利用银行把它作为一种帮手。比如说现在很多的大型的国有企业,这几年突然转变的速度非常快。特别是我们现在站在民间经济的角度,它是怎么产生?是国有企业经济的垄断,包括快速的发展,积累了国家财富,把国家财富太集中。

   你比如说最典型的华润当年整理啤酒市场,每一个产业或者是产品,在一段时间内,都会遇到不景气,遇到出现瓶颈的时候,国有企业利用它国家的资源,还包括它的规模,包括它的股权资源,可以低价、平价的获得大量的信贷资金。然后在这些企业比较困难的时候,特别是民间企业、中小企业困难的时候,它们很快去垄断。一旦形成垄断过后,你说啤酒现在,华润起码在这个市场里面它有定价权,再把这个价格提起来,那么它就活掉了。

   我这几年一直在做水电,这个水电市场更加典型。那么就是说我在10年前每5年电价涨1分钱,刚好造价的上涨和电价的上涨之间是均衡的。但是就是最近的10年,很多省份不涨了,我不涨,我新几的投资,这个投资已经出现了亏损了,基本没有最赚钱了。但是大家看到了,北边一个劲地烧煤,把天空污染得一塌糊涂。但是在西南的地方,大量的水电再绿化。你想就是一个国家,有这么多的利益体系,我刚才讲了,你的下面的利益是不能协调的,假如这个国家是一个企业,一分析,原材料大量浪费,另外一方面,这个地方还在购买投机,源源不断的这些浪费。无论是对整个的国民经济,还是对环境都带来非常大的伤害。

   就是说,一旦水电不好的时候,现在很多大型国企又开始省水省电。我们现在最大竞争对手,在民企当中的市场,比较大的是在水电这一块。但是在国有水电的面前,那么就是这几年,他们利用从大银行拿到的第一笔资金,可以大规模,这样的环境,即使国家不涨电价,他也hold的住,拖得起,亏得起。

   现在的国家天天在强调实体经济,再强调小银行、大众银行要为实体经济服务。现在国家的标准里面,实际上现在的股份制银行要比实体经济的贷款一般是10%-15%之间,甚至于通过信托公司把钱掏出来,然后在市场上进行高利贷放宽这些实体经济。现在实体经济的劳动成本占得很高,土地成本也得上涨,做实体经济和产品竞争力,在整个国内市场,在国外市场都带来很大的影响。

   如果是10%这么高的一个利率,实体经济还能生存下去吗?我们现在制造业是全球递增,说得非常明显。那么造成这种结果很明显是国家没有上整个经济的潮流,让金融走市场化。一方面如果是有这个准入方面,包括我们在座的五道口有很多的师兄师弟从政都不错,但是在座我想还没有哪一家作为一个像样的很大的金融企业,为什么你做不了,不让你做呢?就是它的开放管制,包括公平竞争。金融的改革,无论是在最近的10年是基本停下来了。当然这半年当中,现在国家的话至少是声音大一点了,就是以前每个省的重点城市都和其的地方银行非常积极的做改革。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对市场的供给有很多的小银行都有这个问题,没有办法形成。现在银行在监管金融机构这方面,确实还是做得很不错。这些金融机构一旦没有活力,马上就不转让了。这一部分地方的小银行,都是当地的钱袋子,他们银行观念都是要突破的。你想这个情况下,如果金融市场长期不能够市场化,全部长期把控在政府层面,首先最难受的是实体经济。这个当中就是银行本身在这里面获利。同时银行业是在做帮凶,说民间对银行的意见非常大。为什么呢?就是如果实体经济出现大面积的倒地,银行金融体系的改革有非常重大的责任。

   刚才崔总讲的,或者是现在所谓的影子银行都是外围利用各种手段,齐心协力,把银行的定价,把率差提高了过后,转嫁到实业,所有的代价最终都到了实体经济去了。还包括下面的房地产。我们公司也在开发房地产。房地产项目在前几年开盘利率很高的时候,很好生成。实际上现在中小房地产,如果你要压物业,现在的物业劳作率就是4%-0.1%左右,而一般的中小企业,向银行拿的钱是10%-15%。如果长期这么下去,整个的国民经济是一个体系,你像一个生物链一样,现在是上游,目前上游的关系已经被国有企业控制了,包括大金属,包括煤炭、石油。实际上制造业当中,主要的制造业也是国有企业不说控制,至少是有相当的影响。你说大基建,航空、船舶、汽车等等。还有下游的话,运输往哪走?全部赶到下游去,或者是在小制造商做代理方面。像华为这样的企业是非常不错,但是毕竟是极少数。如果华为在十几年前它不提前走出去,如果华为它现在做的通用产品,当时不利于价格等等你想想现在是不可能有华为的。他们开玩笑说国家鼓励公平竞争,怎么样公平呢?就是给你开玩笑说,皇帝出了很多的政策鼓励太监生孩子,他能生吗?有一部分供给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土地问题,像这个跟银行有关。

   今天因为时间问题,我简单讲一下,因为这个实体经济面临着市场化的金融产品,利率问题,现在实体经济实际上是每况愈下。我们五道口的这些校友大家是做金融的,实体经济是我们金融的基础。只有15%-20%的实体正式交易才能做上面所谓的这些衍生产品。像华尔街这些,我就说这些影子银行就是在利用这个机制这个弊端在进行套逆差,最终是通过各种渠道把它转到实体经济。然后我们在座的一句话就叫做金融创新或者是叫做衍生产品,就是这样的。谢谢!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