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夜话1

崔进才:利率自由化背景下的资产管理变局

我选的题目是利率自由化背景下的资产管理变局。我想用几分钟的时间能够说明我的观点,比如说利率自由化,因为我是做信托的,可能会对信托有什么影响?目前的信托格局是怎么样的?将来的信托会向怎么样发展?至少我们是这么认为,是按这方向去努力的。

   利率自由化我认为它一定是在成熟的市场经济下迟早要走到的这种结果。给大家看这张图,这个是指在利率,特别是存款利率不是市场化的情况下,以及金融管制,特别是对银行的金融管制,包括表内表外,存在比,贷款规模控制等等因素,我把它理解为是利率管制以及是其他金融管制条件下,资产的格局。

   这几个柱状图是各类资产管理机构它的一个量。最大的是银行理财,这几个柱子的总量,我们认为是突破目前利率管制的一种“土办法”。银行理财有9万多亿,信托有9万多亿。实际上现在信托的受托规模已经超过10万亿了,保险是7万亿,基金是3.5万亿,券商这块是3.42万亿。这个是指目前的资产管理,在利率管制条件下的资产管理的现状。

   我们再说另一个,利率自由化,我们认为贷款利率是放开的,真正的最大的核心内容是存款利率的自由化。存款利率的自由化最大的一个被影响的是什么?是商业银行。我们从研究来讲,美国的一个利率自由化的进程,感觉会有这些变化。一个是存在的逆差可能会收展,第二个是说商业银行由于存款垄断,造成了这种容易挣钱的情况会改变。这样会把资金投向于风险相对高的,但收益率也相对高的领域。比方说房地产,比方说中小企业。还有比方说周边的,我信托公司现在做的这种贷款类的领域,将来是商业银行转型的方向。可能是商业银行的很多的模式,倒逼我们现在信托公司的一个空间吧,这个是一个趋势的判断。

   现在信托公司,就是10万亿里面,10万亿的受托规模里面,我们认为至少是7万多亿是和银行有关系的,就是大家所谓讲的通道内怎么样的。这块随着利率自由化,还有随着金融管制的放松,我们信托行业至少有7万亿有可能逐渐没有了。包括商业银行也开始搞资产管理的试点了,会没有了。那么信托公司会向什么方向转型呢?我们研究美国的,英国的,包括日本的,其实纯信托公司已经不太存在了,至少我们中国68家信托公司,干这种业务模式的,在西方是很难打造的这些公司。实际上我们在干什么呢?其实就要银行不干的,银行干不了的,我们再干。

   可是我刚刚讲了,很可能随着管制的放松,银行可以干的,如果银行可以干了,那我们就没有办法和银行比了。那么我们的方向是什么?我们认为是财富管理,或者是财富管理+投资银行+资产管理,这是我们信托公司想要去谋求的转型方向。

   长安信托一方面发展和维护我们的财富客户,另一方面资产管理的团队,资产管理的能力,开拓资产管理的市场要去做。在将来要到达这种购并狂潮这个市场里面,我们在购并方面的技术也要去做。首先自己要会玩两下子,然后券商、大投行、银行也在玩的时候,我们和它们有一个互补和配合,这样才能生存下去。也包括在固定收益市场,战略市场、结构融资、购并这些都是我们的发展方向。我们拥有越来越多和我直接接触的财富客户,另一头会给它管钱,把他的钱保值增值,投资产管理,投资银行业务,这个是我们的一个方向。

   也就是说信托公司的转型,我们认为是说现在意义上的,我们认为信托公司现在干的这个事,就是基本转型差不多转没了,我们可能就成功了。就是信托公司真正转型以后,它会变成为像目前的各类私募,比如说炒股票的,比如说做债券的,比如说做PE的,这些信托公司都要培养这方面的力量。换句话说,在各个这类领域,信托公司要立志成为每一个领域的,和一线的私募能够PK的能力,如果没有这样的假想的话,信托公司5年后,10年后可能就要消亡了。我们换句话说,5年后、10年后,我们能够存活,有可能不叫长安信托,可能是叫别的资产管理公司,我们的转型就会成功。

   这是我们的观点,同时长安信托也是向这个方向去布局,我们不太追求规模怎么样,我们过去在比较快速成长的时候,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按我刚才说的资产管理的方向去布局我的人才团队,布局我的专业化的部门。期望用5年左右的时间,能够实现我刚才讲的这样的一种目标吧。就汇报这些,谢谢大家!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